政局转变决定未来‧周:我可能告别政坛

浏览量:935 点赞:851 收藏:988 2020-07-12

政局转变决定未来‧周:我可能告别政坛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)总辞后的周美芬不排除1年半后的党选捲士重来。不过,周强调,这一次可能是暂时性,也可能是永久告别政坛,但一切胥视未来政治局面的变化。政治转变有多个可能,包括首相提早在明年初宣布举行大选,那幺落在明年中的马华党选就必须延后。至于大选是否有上阵可能,周美芬也表示,如今一切言之过早,而她并不在意是否参选。周美芬坦言,辞掉党职官职之后,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。她已有初步规划,首先是到私人界上班,接下来是选修硕士课程,一圆多年心愿。先找工读硕士课程谈到决定辞职前后的心路历程,周美芬深有感触。她说,这次的放下并非牺牲而是超脱,更非逃避,而是坚持。她的前路因为立场显明而清晰明朗,如果不能捍卫马华的诚信与民主,她宁可辞职不干。,周美芬正式辞去马华妇女组主席、雪州妇女组主席与马华志工团团长3项党职,同时也辞去副部长及上议员的官职,一夜之间,无官一身轻,换上素衣后的她笑称:我很开心。快乐的理由只有一个,就是她做对了决定。周美芬今日(週五,4月9日)接受《》访问时透露,在马华328重选以前,她已做好离开的準备。她本来以为,自己在3月7日的代表大会就要离开了,如果没有办法促成重选,不能捍卫党的诚信与民主,她宁可辞职。最后,是马华328重选让她在马华多逗留几週。重选当晚,总会长成绩揭晓后,她知道大家对她的去留极感兴趣,她故意留在现场等候发问,虽未一句一句说明:“我会辞职”,但她表明立场坚持不变的想法也就是说明她要离去的决心。“当天晚上,我就告诉尤绰韬及其他妇女组代表,我决定辞职,她们要我再三思,但我说不用。”赴曼谷出差时,最叫她难过的,不是决定怎样,而是挽留她的声潮一波一波传入她耳里。为难之处,不是走或留,而是如何向支持她的人交代。“从政不同卖鸡饭,说收盘就收。走或不走的确只有2个字,但我是副部长、是妇女组主席还有我爸的女儿等等的身份,必须清楚交代而非拍拍屁股。”她表示,週四(4月8日)(8日)妇女组紧急中委会会议当天,在她宣布辞职后,马上选出接棒人,以及妇女组事务一切妥当安排,确保马华臂膀继续正常运作,让她感到安慰。父母同意当机立断辞职她强调,辞职是她一个人的决定。惟因为担心自己的放弃或将成为父亲及党元老对她的期望,周美芬曾陷入一段难熬的思考。当获悉父母及党元老也同意她的看法时,也正促成她当机立断,宣布辞职的时候。周美芬从政,源自于父亲当初要她加入马华开始。双十特大后,马华再延升翁蔡和平大方案时,她已曾向父亲表示离开的决心,只是未曾详谈。重选当晚,与代表用膳回家,父亲也睡了,她带着牵挂上机到曼谷出差。但其实,在大马的另一厢,周爸爸也因为心疼女儿的两难,而难于入眠。后来,她接到弟弟传来的传简讯:“爸叫你辞职吧!获得父亲的认同,周美芬安心放下包袱,隔岸的周爸爸也不再失眠。”只是人生章节结束不感慨辞职对周美芬而言,只不过是一个人生章节的结束,没甚幺感慨。一如她所言,这次的离开“也许是永远,也也许是短暂性的离开,但最重要的是党没有包袱,妇女组没有包袱。我不想她们有包袱,有时候个人的不捨,最后会变成党的包袱。”收起伤感看似洒脱的一句话,悄悄地离开,不带走任何云彩,但十多年来的政涯感情,怎能就此割捨?“所以我从曼谷回来,不就一人买一件衣服给他们(助理、司机等人),呵呵......我叫他们另寻工作了。”铁娘子也有温柔的一面,因为不想给人带来牵挂,她只好收起伤感。“但是,妇女组及志工团也是我难割捨的一环。特别是志工团,毕竟是我一手创办的,还有许多计划要去做要去完成。但我相信新任副团长颜丰守,如果是由他取代我,我对他有信心,依他在南马大水灾的表现,他是值得信任的年轻领袖。”不当团长,周美芬会选择以志工的方式,继续她对志工团的热诚。虽然没她这位副部长在旁争取,志工团或将少了政府支援,但她相信,新任署理总会长兼卫生部长廖中莱一定会从旁协助。不再恋权周美芬说,曾有人向她献议,只辞官职不辞党职;或辞党职不辞官职,但对她而言,因为是妇女组主席的缘故才会受委为上议员间而担上副部长,两者息息相联,若不再恋权那就干脆总辞,更叫人感到轻鬆。妇女组主席未有官职,必会引起妇女基层的不满。她说,翁诗杰当时推荐她为上议员再受官职,只不过是在行使他为总会长的权力,并非他俩之间存有利益关係。“上议员并非我要求,你以为我受委时被人家讲我走后门,开心吗?”那种滋味一点也不好受,但她选择承受。308的反风,让这位曾是2届国会议员的女将落马,从此冷嘲热讽不曾间断,周美芬敢挑战说她走后门的人,下届大选就亲自到八打灵北区上阵。不急觅人生伴侣今年46岁(属龙),周美芬表示,她还年轻,不管是在政治上或生活上,所以,她对未来充满信心。询及会否趁着如今无官一身轻,拥有更多私人时间,觅得一个人生伴侣;周美芬很快摇头表示不会。周美芬至今单身,一直以来是不少人的焦点。不过,周美芬对此保持低调。周美芬的政治起点是担任马华妇女组主席邓育桓的机要秘书,她一步一脚印踏实和努力工作,获得党领导层赏识,2008年党选从黄燕燕手中接过妇女组主席职。辞职后反觉得轻鬆周美芬宣布全辞后的第二天,在雪州沙亚南住家接受《》专访。周美芬显得精神奕奕,表示决定辞职后反而感觉整个人轻鬆、开心了。访问开始之前,周美芬声明,她不要讲或批评任何涉及现在领导层的不是。她也表示希望马华在新任总会长蔡细历的领导下能够振作起来。访问结束后,周美芬亲笔写了五行文字,与所有关心和支持她的朋友分享当下的心情感受。周美芬在字里行间流露她全辞的决定,经过深思熟虑,而且对于未来和前路,她心中已有盘算。毕竟在308大选输了国会议席后,周美芬也经历过1年零3个月的“空档期”,不再是议员,也没当官,她一样能够安心自处。周美芬的内心情感■遗憾?十多年的从政生涯里,我週五选择放下,唯一叫我遗憾的是,2008年当选时提出“7大目标、5大计划”不能由我亲自带领妇女组转型重塑形象。但我相信,接任的妇女组主席尤绰韬一定可以胜任并顺利完成。■难捨?决定辞职并不难,最难的是要如何调适心情,还有放下牵挂。妇女组及志工团是让我最难以割捨的一环。志工团是我一手创立的,其中的情感难以言喻,虽然不再做团长,但我依然可以换另一个形式,就是以志工的身份与大家一起努力。■真正的快乐……当手机传来弟弟的简讯,写着:爸叫你辞职吧!当下,我整个人轻鬆了!我相信,我的前路会随着我的总辞变得更宽阔,我的决定是应该而且正确的,当我坚持离开的决定后,原先挽留及支持我的人,也跟着松了一口气。‧2010.04.09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