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个不停的人

浏览量:403 点赞:266 收藏:166 2020-06-24

吃个不停的人

吃个不停的人

胃绕道手术是减肥的非常作法和终极手段,在我参与过的手术中算是奇特的一种。这种术式是把胃囊缩小,加上将胃和空肠连接在一起,越过部分小肠,所以叫做胃绕道手术。这种手术不是为了治疗任何疾病,也不是为了修补任何身体缺陷或损伤,只是为了控制一个人的意志力、操纵一个人的内脏,让人不再吃太多。

然而,这种手术愈来愈受欢迎,光是一九九九年,在美国已有四万五千个肥胖病人做了这种胃绕道手术。

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七点三十分,一个麻醉科医师和两个医院勤务工把文斯推进开刀房。文斯现年五十四岁,是重机械操作员,也承包马路工程。结婚已有三十五年,育有三女,女儿也都嫁人生子了。文斯虽然身高只有一七○,却有一百九十四公斤。这位老兄胖到无法走出家门,健康情况愈来愈糟,已不知正常生活的滋味了。

要帮这幺肥胖的病人麻醉,危险性很高;如果是腹部外科大手术,一个不慎,就很容易演变成难以收拾的局面。肥胖会增加开刀的风险,几乎每一种併发症都有可能发生,包括猝死。我看着文斯千辛万苦地从推床爬到手术檯,爬到一半还得停下来喘口气,担任开刀助手的我,实在看得心惊肉跳,生怕他会跌下去。

我们请他躺下,但他一躺下就呼吸急促,脸色发绀。我们不得不让他坐着麻醉。呼吸管插好、人工呼吸器装好,呼吸规律之后,我们才让他躺平。

手术中,文斯情形不错,一直很稳定,但术后的恢复则困难重重。一般而言,病人术后只要再住院三天就可以回家,然而文斯在术后两天才清醒过来,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他的肾脏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不能作用,肺部有积水的现象。

接着,他在墙上看见幻影,扯掉氧气面罩还有和心电图机相连的线路,甚至拔掉手臂上的点滴。我们医护人员都很担心,他的老婆和女儿更是吓坏了。幸好,他慢慢好转了。

术后第三天,他已经可以喝几口白开水、苹果汁、加味汽水等清流质性饮料。每四个小时约可喝个三十毫升。下午,轮到我查房时,我问文斯,喝得下吗?他说,可以。于是我们开始给他约一百公克的代餐(一种高热量饮料)为他补充蛋白质和热量。

我们让他在医院的复健中心再待一下,就让他回家了。

几个礼拜后,我向蓝道医师问起文斯的情况。文斯完全瘦下来了吗?现在能吃多少?蓝道医师说,你何不自己去看看?


因此,十月的一天,我给文斯打了个电话。他似乎很开心,他说:「来嘛!来我家坐坐!」那天下班后,我就去他家一探究竟。

他家住波士顿城外不远处,我走一号公路到他家。我算了一下,沿途总共经过了四家甜甜圈、四家披萨店、三家牛排馆、两家麦当劳、两家啤酒屋、一家墨西哥速食连锁店、一家冰淇淋专门店,还有一家鬆饼店。

这是再寻常不过的街景,但想到我们以食物自我毁灭的行为,不禁让我感慨万千。

我按了门铃,约莫过了一分钟后,文斯气喘吁吁地开了门。他看到我,露出灿烂的笑容,用力地握着我的手,他的手传来一阵暖意。

他的手术伤口已经癒合,所以不会疼痛了。术后才三个礼拜,他就已经瘦了十八公斤。但他还重一百七十七公斤,穿六十四腰的裤子。

他最先尝试的固体食物是一匙炒蛋。只是小小的一匙,就让他饱胀得痛苦。他说,真的很痛。「像是胃要裂开来。」他只好吐出来。慢慢地,他发现自己可以吃几口柔软的食物,如薯泥、通心粉,还有切得碎碎的、含有水分的鸡肉。这种日子实在辛苦,但他还是愿意接受。

他说:「过去一两年,我好像活在地狱。」这场与肥胖的长期抗战在他还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开始了。他说:「我的体重老是直线上升。」

他曾经瘦掉三十五公斤左右,然而不久复胖,又增加了四十五公斤。到了一九八五年,他甚至已经胖到一百八十一公斤。他曾减肥甩掉将近一百公斤的肥肉,但是后来这百来公斤又回到身上。

他告诉我:「我这样来回减重、复胖,体重上下的变化总计可能有四、五百公斤之多。」因为肥胖,高血压、高胆固醇和糖尿病都来了。他的膝盖和背老是疼痛,活动力也大不如前。他连车库都走不到。自从一九八三年,他就不曾搭过飞机。过去两年,爬楼梯有如登天,自己家里的二楼也就没上去过了。

文斯也发誓他真的想要瘦下来。但日复一日,一餐接着一餐,控制自己的饮食似乎不是他能做到的事。

他说,他吃东西的时候习惯拿很多,而且每次总是吃得精光。为什幺呢?我实在很好奇。是不是爱吃呢?

他说:「吃的那一刻,实在爽快。不过,这种爽快也只是片刻的感觉。」

他是饿坏了才这幺吃的吗?他说:「我从来不觉得饿。」

文斯因为肥胖,已经失去了工作、尊严、健康,剩下的只有羞辱和痛苦。他决定放手一搏,手术是他唯一的希望。

一想到人类的食慾,就令人感慨万分,怀疑人真能主宰自己的人生。有些简单的事,我们的确可以自行决定,像是要坐还是要站、要不要开口说话、要不要吃一块派等。然而,不管胖瘦,没有几个人得以想瘦就瘦。翻看人类减肥史,真是悲壮惨烈。

有时,我们一次会吃太多,而另一种更常见的进食问题是吃太快。

你可以想像大脑中有几种不同的力量在互相竞争,有的会让你觉得饥饿,有的让你感到饱胀。你有味觉接受器、嗅觉接受器,加上让你飘飘欲仙的视觉刺激,你不禁垂涎三尺,然而你的胃肠的接受器会告诉你:「饱了!够了!」你体内的脂瘦素和神经Y会通知你,储存的脂肪过多,还是不足。你的社会经验和个人经验也会告诉你,可不可以再吃多一点。这些机制,一旦有一个出了毛病,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
我们医院有一个护士小姐。我们姑且叫她卡拉吧。她今年四十八岁,身高只有一百五十二公分。有一天,我们一起在医院的咖啡馆喝咖啡。不久前,我才去过文斯家。这个护士告诉我一个秘密:她曾经胖到一百多公斤以上。卡拉解释,她是十五年前左右做了胃绕道手术才瘦身成功的。

她告诉我: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吃饱的感觉。」术后半年,她已经瘦到八十四公斤,再过半年,只有五十九公斤。

卡拉慢慢发觉,自己终于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志力,可以控制食量。「每一次,我在吃东西的时候,吃到一半,我总会自问,『这样吃,对自己好吗?吃这幺多,会不会变胖?』于是,就不再吃了。」

她知道,手术的确是让她不再吃那幺多的原因,但她也觉得,不再吃那幺多,是她自己的选择。

胃绕道手术成功的病人,普遍都有这种经验。另一个做过胃绕道手术的女病人告诉我:「我还是会饿,但我会想更多。」这种自我控制不只是在吃的方面。他们变得更有自信,敢大声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
我再度来到文斯的家,这是他术后四个月的事了。他虽然不是蹦蹦跳跳前来开门的,但步履已无过去的艰困。他眼袋不见了,五官也比以前明显。他现在是一百五十七公斤,因为身高只有一七○,仍超出标準体重很多,但已经比他在手术檯上的时候少了四十公斤,而且他的生活已有转变。

他说:「我要再甩掉四、五十公斤的肥肉。」他非常想要工作、接送自己的孙儿、在大百货公司买衣服。还有,希望每次要去一个地方以前不用问自己:「那里有楼梯吗?座位会不会太小?我会不会上气不接下气?」

说到吃,他和卡拉的说法有点不同。他不是说,他不想吃了,而是说他必须就此打住。他解释说,其实他还想再吃,「但是你会觉得,再多吃一口,就超过极限了。」

过了三个月,文斯告诉我,他现在是一百四十五公斤,自从我们上次见面后,他又瘦了十三公斤左右。他很骄傲自己能有这样的成绩。然而,文斯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减肥成功。他体重下降的速率变慢了,还发现自己可以吃得更多。以前,他只能吃一、两口汉堡,现在有时能吃下半个。

根据已发表的研究报告,接受胃绕道手术的病人中约有五到二○%(实际数字依不同的报告略有出入)会复胖。

让人不禁思索,减肥的阻力何其大。就拿减肥手术来说,有八成以上的病人术后不再能够多吃,吃多了便会痛苦,食慾因而降低,然而这样的手术仍会失败。研究人员迄今仍然找不到什幺单一的因子会导致此结果,也就是说,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失败。


过了几个月,冬天来了,我打电话给文斯,向他问候。他提议要不要一起去看波士顿熊人队打曲棍球。我的耳朵竖起来了。也许,这老兄真有进步。

他到医院来接我。自从我们认识以来,我第一次觉得站在大车子旁边的他变小了。他已经瘦到一百一十公斤左右。他说:「我还不是大帅哥。」但他的身材终于和一般人差不多,看起来只是有点胖嘟嘟的。

手术已是一年半以前的事了。

到了球场,他轻而易举就走上电扶梯。经过旋转栅门的时候,他突然停下脚步说:「看好喔!我可以过去了喔。以前,我想都别想。」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来看球赛。

我问他,这一年来,他觉得自己的改变在哪里。他说不上来,但举个例子告诉我。他说:「我从前很喜欢吃义大利饼乾。」

「现在呢,我不知道。我突然觉得这种饼乾太甜了。我现在只吃一片,而且吃了一、两口就不想再吃了。」

「现在,我只要嚐嚐味道就心满意足了。」

或许,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他的胃口改变了。他指着菜单上的墨西哥玉米脆片、纽约辣鸡翅和汉堡说,连他自己都很惊讶,他不再想吃这些东西。

近来,让人对减肥手术忧心忡忡的,不是失败,而是成功。进行这项手术的专家,也就是所谓的「肥胖专科医师」,常常要面对很多批评与质疑。

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医师的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从不耻转为鼓励,有的甚至恳求严重肥胖的病人接受胃绕道手术。

胃绕道手术如此大行其道,最让人觉得忧心的是我们的社会现况。在我们的文化中,「肥胖」几乎和「失败」是同义语,人人对快速减肥法趋之若骛,不惜任何代价想要马上瘦下来。

医师通常是为了病人的健康着想,才建议病人接受减肥手术。然而,很多病人是为了甩开肥胖带来的羞耻感,毅然绝然接受手术。在这个社会,不少人看到胖哥胖妹,儘管不说,眼神常会流露这样的疑问:「你怎幺会让自己肥成那样?」

做了减肥手术就可得到新生吗?我们不确定。我们只知道,儘管手术对减肥和健康都很有成效,尚未有研究显示手术的致死率也跟着下降。

同时,大家都在期待,希望有那幺一天,会有更新、更好的减肥法,以淘汰目前的作法。

摘自《一位外科医师的修炼》

Photo:Alpha, CC Licensed.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