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外看香港:「贪」造就了一切

浏览量:575 点赞:458 收藏:869 2020-07-31

老外看香港:「贪」造就了一切

翻译:吕佩庭

「我们今天得到冠军了」这是一大早,从我嘴里轻声说出的第一句话,还带着一丝兴奋。左眼因为睡了整夜,乾涩地无法睁开,但右眼至少还有办法让我伸手拿到正响不停的手机闹钟,我按了小睡片刻的按键,然后点进最爱的手机程式。

「目前香港169的高分领先群雄,台北则是以159分紧跟在后」我继续告诉旁边的太太更多讯息,但她似乎不以为然。「新加坡以43分落后,这我不意外,但北京总共却只有65分,真是可惜啊!」我讽刺地下了结论。

(译注:此分数来自iPhone一款测量香港空气汙染程度的App,分数越高,空气污染程度越高,也具有与其他城市比较的功能。)

这座城市的名称,是在很久以前,得自客家渔人口中的「香」地,但今日却已不复存在,每天早上,从窗帘往外观察天气之前,或是用指尖轻触窗户玻璃来感受室外的温度之前,香港居民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办法接受空气汙染这残酷的事实。

虽然我并不常去其他拿来一同比较的城市,但如果可以跟亚洲其他大城市比较一下也算是件好事 ,这个程式提供的即时空气汙染资讯,时常出乎我的意料,有时也提供讽刺的娱乐效果。例如今天的北京就好似和台北交换了位置一般,但香港在这方面,却很不幸地跟中国越来越像了。在这里,因为缺少全面的环境教育与政策,人们正承受着空汙的折磨,超量的道路交通以及能源的不断消耗,这些问题都像吹气球般不受控制地膨胀。

拿着手机,我拖着还没睡饱的身体来到面北的窗边,好不容易睁开了乾涩的左眼,接着开启Instagram,伸直了双手将手机架在面前并往上提起,就像赫姆‧纽顿(Helmut Newton)拿着他的柯达相机,对準裸体的时尚模特儿;我的镜头中是座水泥丛林,从右手边渐昇的微弱朝日,射出一道光线,穿透了这座城市,维多利亚港坐落于面前,空气非常汙浊,使得颜色都失去了彩度,如此我就好像跟赫姆‧纽顿一样,是个色盲;拍了几张照片后,我传到脸书上,照片说明写着:九龙怎幺不见了?#无滤镜 #香港 #汙染。

在这里住了越久,越无法解释这座城市的运作法则。但凭着感觉,我知道其中一定出了问题,可是还无法确切地指出到底是什幺问题。

「空气能见度越低,就越多旅客大排长龙搭缆车上山顶。都被英国殖民150年了,但还是没几个服务生听得懂或是能够用英文应答。」我继续说:「而且总是想办法在邻居能够进到电梯前把门关上,不然就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看,这好似是全民运动。上个礼拜我还劝机场人员不要将一名坐轮椅不方便的旅客拒绝在外。」当我和朋友一起走过拥挤的中央大道时,我们必须努力推挤才能穿过人群,更是要用吼的才听得到彼此在说什幺。

「这里是有着雍塞道路的亚洲金融中心,而交通堵塞的原因,还时常是被可怜的驼背老人,拉着装满资源回收的拖车挡到而造成的。」

当我们进到我最喜欢的一间餐厅时,我朋友接着说:「而且你看,隔壁有上百个人在排队等着进去吃那间餐厅,我之前吃过,就普通而已,点心的价格是很便宜,但服务却很差,还说是『美食景点』,这些人真是盲目地赶流行。」

吃饭时,我们听到了附近一桌客人的对话,一个房地产专员正在推销位于坚尼地城的「鞋盒」住宅(shoebox):「房价会继续再涨好几年。」她不断地保证,并且小心翼翼,避免提起1997年30%的房市崩解,以及2008年大幅跌落了20%的房价,跟我一起吃饭的朋友1997年金融风暴时,就在香港工作,因此他说:「这些人在1998年时,可是既低调又谦虚,现在呢,心中的傲慢又大张旗鼓捲土重来了。」

我心里想着:「傲慢」深植于这个社会的每个层面以及各形各色的工作领域。然后同时也在心中一一检视,每种传统的香港情境以及在家乡最可怕的梦靥,便随即向朋友提起:「就像计程车司机一样…..对待乘客的态度总是很差。」

过了一会,一切的思绪即从口中涌出:「有时甚至从踏进门开始,到我走出去,司机连一句话都没不说;也会不禁猜想,有些司机是不是被恶灵附身了,因为他们採汽车油门以及控制方向盘就像按开关键般,刚吃完饭的乘客要面对疾行又急煞的挑战,试着想办法不吐出来;而且当女士带着沉重行李时,他们也常常不帮忙;车速飞快地与小巴士竞速,冒着可能过失杀害路人的危险,只一味满足对快的追求;平常时间比较晚或是下雨天时,就乘机敲诈一番;最后还有那些喇叭!计程车司机按喇叭的精力,甚至比一次大战,用摩斯密码敲出令人担忧的讯息的电报员还好,或许有一天,等我们早上醒来时,香港就改名叫『叭港』了。」我吸了一口气,问了朋友一句:「为什幺会这样呢?」希望能得到一个直截了然的答案。

「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他们要像疯子般地按喇叭。但我有一个解决办法!」他面带骄傲地宣布。「政府应该要向这些驾驶课『喇叭税』,每按一次就要被课港币一元,」他兴奋地说。

接着又更详细地说明:「每当按一次喇叭,就要付港币一块钱的税,到了第三天,驾驶就会全忘了喇叭这样东西的存在,街上便会变得安静,而我们的耳朵也可以得到安宁。如果你不让他们掏钱,他们就不会懂,在这里,钱主宰一切!」

他的结论道出了原本我不断在寻找的答案,那就是「贪」。

就跟心存贪念的房东一样,宁愿空着房子,也不愿意顺应市场需求,稍微调降房租,是贪念,让人做出这种不合逻辑的决定。而贪念与傲慢的结合,就是让人自认出生在亚洲的金融中心,就应当拥有某种特权,例如「无限次按喇叭的特权」之类的。

与全世界的标準比起来,香港人或许是比较有钱,但是钱并不能带来快乐;渐渐地,人们每天起床时,要面对的即是被「贪」汙染的一片灰濛天空;而每到傍晚,就要忍受「傲慢」的喇叭声。

每样东西,都有它的代价。

「埋单!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ag怎么了|休闲娱乐一体|打造生活咨询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98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管理网入口